10月12日,美團研究院聯合智聯招聘在深圳發布《2020年生活服務業新業態和新職業從業者報告》(以下簡稱《報告》或《2020新業態新職業報告》)。

《報告》顯示,2019年美團平臺上生活服務業新業態交易額達到4837.4億元,年平均增長率達到55.1%,北京、上海、深圳、廣州、成都、重慶的新業態發展領跑全國。

新業態催生了更多新職業,在疫情影響下,更多數字化崗位誕生。新職業從業者呈現出專業能力、愛好和收入的良性循環,面對疫情,近五成從業者認為新職業抗風險能力強。

生活服務業新業態崛起:交易額近5000億,年均增長率達55%

“2019年,中國人均GDP突破1萬美元大關,體驗型的服務消費成為追求美好生活的必選項之一,大量生活服務業新業態應運而生并快速發展。” 美團研究院院長來有為表示。《報告》顯示,2019年美團平臺上生活服務業新業態交易額達到4837.4億元,2016年到2019年間,美團平臺上的生活服務業新業態交易額增長了2.7倍,年平均增長率達到55.1%。

“數字化”是新業態的時代底色。《報告》顯示,外賣、團購、閃購、網約車、民宿、主題餐廳、共享出行、輕醫美、密室、生鮮零售等新業態,位列2019年美團平臺上的新業態交易額TOP10,其中“數字化+生活服務”線上線下融合的新業態占比超一半。

來有為認為,生活服務業新業態和新職業的涌現,背后是數字經濟的蓬勃發展。“數字化創造了新消費需求,拓展了服務消費邊界,促進了新業態的發展;另一方面,數字化新業態創造了新職業和新工種,創造了新的就業機會。”

一些瞄準小眾消費需求的、更“新”的業態也在快速發展。付費自習室、萌寵互動體驗館、漢服體驗館成為2019年增速最快的生活服務業新業態Top3,在美團平臺上的交易額同比增速分別達到22.6倍、13.8倍和5.8倍。

據美團研究院統計,這類新興體驗類的業態在美團平臺上有多達47個。例如在“萌寵經濟”大潮下迅猛發展的室內萌寵互動業態,年輕人愿意付費去購買體驗互動,目前,上海擁有全國最多的萌寵互動體驗館。再比如密室桌游、蹦床轟趴、室內沖浪、漂浮體驗、電影酒店、DIY手工體驗等,已成為年輕人的聚會、約會以及“曬圈”的新選擇。

新業態孕育新職業:有愛、有收入、有專業、有抗風險能力的“四有職業”

蓬勃發展的新業態,孕育和催生出大量新職業。《報告》顯示,僅美團平臺上因新業態而孕育的新職業就有超過70種,包括外賣行業的網約配送員、密室行業的密室設計師,以及線下實體行業觸網后誕生的數字化運營師等。

據介紹,從2018年開始,美團研究院持續關注新職業,每年進行新職業人群調研、訪談以及發布報告。和往年相比,今年的這份《2020新業態新職業報告》因疫情的時代大背景,有了更多不一樣的洞察。

一是“可持續”。《報告》調研發現,新職業從業者的職業路徑往往開始于愛好和收入,53.9%的因收入選擇新職業,50.4%因熱愛選擇新職業。從調查來看,新職業確實能為從業者提供一定競爭力的薪酬,36.1%的新職業從業者月收入高于9000元,21.2%月收入超過12000元。以數字化運營師為例,智聯招聘數據顯示,2020年上半年生活服務業數字化運營師的平均月薪資達到9571元。

發揮空間大、專業能力增長快、收入水平高、可以結識志同道合的伙伴,是不少新職業從業者的共同認知,因此,新職業從業者更容易形成專業能力、愛好和收入的良性循環,從業路徑可持續性強,84.5%的人愿意向別人推薦自己的“新職業”。

二是“進擊性”。新冠疫情對線下行業尤其是必須到店體驗的新興業態造成較大沖擊,但新職業從業者的信心和熱情依然不減,48.2%的新職業者認為自己所在的新興行業抗風險能力要高于傳統行業,44.5%的人認為應該一專多能,增強抗風險能力。

66.1%新職業從業者為35歲以下的青年人,面對疫情下新業態的不確定性,他們更具勇氣面對新的挑戰,16.2%的新職業從業者在自己的人生座右銘中提到了“努力”,排名第一。

此外,新職業已成為應屆畢業生的熱門選擇之一。作為今年874萬應屆畢業生中的一員,漢語言專業的朱嫚嫚就在密室行業找到了自己的第一份工作——密室劇本設計師,從年初應聘成為上海屋有島密室的實習生,再到畢業季成功轉正,這份新職業讓她的就業之路沒那么難。《報告》顯示,超五成應屆生因熱愛選擇新職業,只有1/4因為收入選擇新職業。

新職業反哺地方經濟活力,北上深廣成渝位列第一梯隊領跑全國

新職業人才的發展,給地方服務經濟帶來了更多活力,反哺地方經濟發展。《報告》顯示,生活服務業新業態新職業正在成為提升城市吸引力、創造力和競爭力的關鍵因素之一。

美團研究院研發了生活服務業新業態城市評價體系,根據新基建即新技術業態、消費力即新體驗業態、創新階層即新職業從業者三大緯度,對城市新業態發展情況做評估。

根據該評價體系,2019年新業態城市TOP30呈現出三級格局:

一是領先梯隊,北京、上海、深圳、廣州、成都、重慶領跑全國。其中,西部成渝雙城經濟圈迸發出媲美一線城市的經濟活力,憑借更宜居的生活環境、開放的人才落戶政策等優勢,吸引了大量年輕從業者,成都、重慶在新職業從業者人數上分別位列全國第三和第五。

二是高潛梯隊,包括武漢、杭州、西安、南京、鄭州、天津、蘇州、長沙、東莞、沈陽。這些新一線城市借助差異化的城市特色和消費風格,實現了新業態經濟的茁壯發展,例如武漢作為九省通衢,文化的連接性強,是新體驗業態的興盛之地;杭州側重電商和數字經濟,是新技術在消費側推廣的“試驗田”;西安和南京是年輕人的新一代傳統文化目的地,也是國內早期推出人才落戶優待政策的城市之一。

三是潛力梯隊,濟南、昆明、青島、佛山、合肥、長春、寧波、哈爾濱、廈門、南寧、福州、惠州、無錫、大連位列該梯隊。這些城市在人才落戶政策、房價、城市政策、城市文化等多方面正在形成各自優勢,對年輕人的吸引力正在穩步提升,隨著消費下沉、數字化鴻溝逐步縮小等趨勢影響,潛力梯隊的城市在新業態方面發展可期。

據介紹,《2020新業態新職業報告》已是美團第三年發布聚焦新職業的專題報告,今年的報告中,特別加入了新業態的部分,為疫后生活服務業復蘇重啟帶來更多實際指引。

新業態本身具有時效性,大量行業初啟,還處于探索階段,新職業從業者不僅要面對新興行業本身發展的不確定性,更要面對職業培訓體系不完善、上升空間有限等多重問題。“作為領先的生活服務電商平臺,美團希望和行業商戶、從業者一起推進生活服務業供給側的數字化改造,創造更多就業機會,推動服務經濟的持續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