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形容詞的最高級”,就是在對三個或三個以上的事物作性狀(形容詞,下面用X表示)比較的時候,表示“最X”的語法手段。許多外語都有形容詞的最高級表達。比如英語,一般在形容詞前加most;俄語,則在形容詞前加óчень。(筆者中學時學俄語,大學時學的是相當于初中水平的英語,這點還是清楚滴。)most和 óчень這兩個單詞,譯成漢語就是:

很,非常,十分,最,最最,極其,極了;等等。

這些,也就是普通話形容詞最高級的一般表述方式,以形容詞“好”為例:很好,非常好,十分好,最好,最最好,極其好,好極了。

普通話還有一些特殊的表述方式。比如 “X得不能再X了”,好得不能再好了;“ 再X不過了”,再好不過了;“沒有比某更X的了”,沒有比他更好的了;“比(誰、什么)都X ”,比誰(什么)都好。

廣州話形容詞最高級有著獨特的表述方式,當然推普以后,普通話的“很”(廣州話說“好”)、“非常”、“十分”、“最”、“最最”、“極其”等方式也進入了廣州話,比如說

好污糟(好骯臟) 非常肆正(非常整齊美觀) 最牙擦(最自以為是) 最最架勢(最最有氣派) 極其惡死(極其兇惡)

都很正常。但那些特殊表述卻基本融不入廣州話,(除非那些形式先“譯”成廣州話)因為廣州話有自己的表述方式(也進入不了普通話),列舉如下。

1. “X到(佢)!”。如:

熱到!(太熱了) 衰到(佢)!(太差勁了) 的式到!(太小巧玲瓏了) 邋遢到(佢)!(太骯臟了) 肉酸到!(太難看了) 核凸到(佢)!(太惡心了)

u=2099546658,3980844714&fm=21&gp=0

核凸到(佢)

2.“X到死”。如:

痛到死(疼痛極了) 陰濕到死(陰險極了) 擠擁到死(擁擠極了) 擒青到死(捉急極了) 惡到死(兇惡極了) 衰到死(壞極了)

3.“X到鬼噉”。如:

痕到鬼噉(癢極了) 奀皮到鬼噉(頑劣極了) 凍到鬼噉(冷極了) 逼到鬼噉(擁擠極了) 嘈到鬼噉(吵鬧極了) 懵到鬼噉(糊涂極了) 勻巡到鬼噉(均勻極了)

u=170777169,1174058644&fm=21&gp=0

逼到鬼噉

4.“X到乜嘢噉”。如:

靚到乜嘢噉(漂亮極了) 軟熟到乜嘢噉(柔軟極了) 鐘意到乜嘢噉(喜歡極了) 叻到乜嘢噉(聰明或厲害極了) 光鮮到乜嘢噉(光鮮極了) 平到乜嘢噉(便宜極了) 熱情到乜嘢噉(太熱情了)

5.“X過(讀“果”音)頭”。如:

好過頭 甜過頭 幼細過頭(太纖細了) 光猛過頭(太豁亮了) 酸過頭 憨居過頭(蠢笨極了) 快過頭 交關過頭(厲害極了) 高大過頭 順過頭(太順利了)

6.“X得滯”。如:

涼得滯(太冷了) 闊得滯(太寬了) 輕得滯 矮細得滯(矮小極了) 闊落得滯(寬敞極了) 溶得滯(太濃了) 巢得滯(太皺了) 屈質得滯(太凌亂了) 企理得滯(整潔極了)

7.“鬼死咁X”。如:

鬼死咁倀雞(非常潑辣) 鬼死咁八卦(太饒舌了) 鬼死咁陰功(非常凄涼) 鬼死咁巴閉(非常囂張) 鬼死咁擒青(極其匆忙) 鬼死咁攰[gwi6](非常累) 鬼死咁滑 鬼死咁黑 鬼死咁嚤(太慢了)

鬼死咁倀雞

8.“X到飛起”。如:

貴到飛起 凍到飛起(太冷了) 惡到飛起(太兇了) 臭到飛起 硬到飛起 重到飛起 懶到飛起 煙韌到飛起(太癡纏了,形容情侶很恩愛) 咸到飛起

9.“X到唔使恨”。如:

肉酸到唔使恨(丑陋極了) 邋遢到唔使恨(骯臟極了) 曳到唔使恨(頑劣極了) 激氣到唔使恨(惱火極了) 焦積到唔使恨(得意極了) 滋油到唔使恨(優游極了)

10.“X到冇人陪(或“冇人有”)。如:

沙塵到冇人陪(太自大了) 牙煙到冇人陪(太危險了) 肥到冇人陪(非常肥胖) 頻撲到冇人陪(非常奔波) 濕滯到冇人陪(麻煩極了) 咸濕到冇人陪(下流極了) 騎離到冇人陪(古怪極了)

u=1890083852,3824453309&fm=21&gp=0

牙煙到冇人陪

應指出,前6種表述基本適用于褒貶中性任何感情色彩的形容詞,而后4種多適用于含貶義的形容詞。我們很少聽到“鬼死咁叻”,“叻到飛起”,“叻到唔使恨”,“叻到冇人陪”之類的說法。另外,廣州話還有幾種帶粗口字眼的形容詞最高級說法,為了語言“環保”,這里就不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