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節送禮

在人際交往中,廣州人歷來注重禮尚往來,以“手信施禮”為尊重他人的表示,逢節送禮,以表達對對方的尊敬、友善等感情信息。
清代、民國時,中秋節前數日,各家以月餅,配以雞、鴨或柚子,饋贈親友,并以月光餅分遣小孩。
民國《中華全國風俗志·廣東·廣州之中秋節一》載:“廣州每至八月初間,城中各餅店門前,掛一挑鑿通花金色之木牌,上刻‘中秋月餅’四字……人家多買之,贈送親友……名曰送節。”又載:“有到親友家去慶賀者,名曰拜節。”同書《廣州歲時紀》載:“十六日,外嫁之女回母家拜節,亦稱鉆節罅。”

清末《點石齋畫報·祀兔成風》的中秋拜兔兒爺

清末《點石齋畫報·祀兔成風》的中秋拜兔兒爺

番禺地區,中秋節前親友一定互送月餅、禮物。外嫁女送月餅回娘家叫“送節”,娘家以柚子和大小俱全的“仔乸芋”作回禮。各家各戶給小孩送燈籠。

廣州城東天河區一帶,媳婦要在八月十五日之前“送節”,即送月餅、水果回娘家,娘家收受一半以上。這個習俗一直沿襲至今。
廣州城東北郊今蘿崗區,中秋節前便以月餅、果品向長輩、親友送禮。受禮者以柚子、佛公餅等物回敬。外祖父(或舅父)則要另加回贈小燈籠給外孫(或外甥)。
中秋節和春節前是兩個送禮高潮期間,因而臘味店門市尤為興旺。
清代、民國時,每逢中秋,塾館學東一般都會買餅作為禮物送給先生。學生照例給老師送月餅,孝敬老師禮物(這是塾師的一種收入)。學生家長送禮給老師,禮物多為現金、雞鴨及餅食等,多寡無硬性規定。
當年送禮之風盛至有傾家者。1934年《廣東省地方紀要》第二編南海縣部分載:“俗尚奢靡……周村有送月餅而致傾家……現經縣申禁,其風稍斂。”
過去農民每日定時進城收集糞便,有個雅稱,叫“倒夜香”。他們與城里的住戶建立了固定的供求關系,每到中秋節,便會送一些蓮藕芋頭之類的農副產品給這些“關系戶”,以表謝意。

樹中秋

清末《吳友如畫寶·愿月常圓》的中秋拜月

清末《吳友如畫寶·愿月常圓》的中秋拜月

“八月十五豎中秋,有人快樂有人愁;有人樓上吹簫管,有人地下皺眉頭。”這是盛行于民國時代的廣州兒歌。“樹中秋”(或作“豎中秋”,意同),是一個頗具廣州與周邊一帶地方特色的節俗,約形成于清代中期。
所謂“豎”,就是把中秋燈高高豎起。一般就是把彩燈用竹竿豎起,有的還聯成一串,掛在屋檐下或天臺上,與明月爭輝。
清咸豐(1851—1861)倪云癯《羊城竹枝詞》詠:“芋魁個個餅層層,慶賀中秋習俗仍。十萬人家三五夜,有樓臺處有紅燈。”
清光緒三年(1877)陳坤《嶺南雜事詩鈔》詠:“明月滿城秋正中 香球高插大旗紅。如何天上團欒節 恰似戎行氣象雄。”附注:“廣州中秋夜.各家屋上樹旗,懸香球,遠望如在行間。”可見當時廣州城街巷中“豎中秋”燈籠有如夜間古代軍營所懸之燈,成行成列。而且當年廣州人家還有掛旗子、懸香球之俗。
“樹中秋”的節俗從清代延續至民國,風氣更盛。
一般是節前十多天,各家就用竹條扎制各式燈籠,燈籠圓形方形隨意,或作果品、鳥獸、魚蟲諸形,如魚龍燈、鳥獸燈、花果燈、雞公燈、銅鼓燈等等,及“慶賀中秋”等字樣,裱以彩紙或絲絹等,繪各種顏色圖案。中秋夜,燈內燃燭(光可映射出來。民國時有用燈泡的),用繩橫系于短竹竿中,或系于竹干一端,再高“樹”(掛)于家屋高處,如屋檐、天臺上,也有的是先扎一盞大燈,在下面再聯結多個小燈,或用小燈砌成字形或其他形狀,再插在屋頂、陽臺或樹上。有的還掛彩旗、七星旗、銀鈴等,這就是俗語所稱的“樹中秋”或“豎中秋”。

上下九的中秋夜

上下九的中秋夜

富貴之家所懸燈籠可至數百盞,高可數丈,砌成“賀中秋”等字樣。平民百姓或豎一旗竿,掛上燈籠,一般至少兩顆,也自取其樂。家人聚于燈下宴飲。于是滿城燈火,大街小巷,屋檐瓦頂,騎樓天臺,到處火樹銀花,彩光閃耀。呈現一派祥和喜慶的景象。
民國《中華全國風俗志·廣東·廣州歲時紀》記“樹中秋”節俗頗詳:“是夜,各家以小燈聯續,多數砌成字形,或特殊形,高揭于家屋之高處,曰慶賀中秋,俗曰‘樹中秋’。滿城燈火,如明星羅列,即小孩亦有提燈之會。蓋取光明之意。”
同書《廣州之中秋節一》又載:“各家男女,在節前十數天,用竹條扎燈籠及果品、鳥獸魚蟲,并各種慶賀中秋字樣,上糊色紙,繪各種顏色,中秋之晚,燃燭于內,用繩系于竹竿之上,高樹于瓦檐或天臺之上,光亮燦爛,實與明月爭輝。”
同書《廣州之中秋節二》又載:“廣州有豎中秋之舉。‘豎’字之義,頗涉不經,亦習慣語也。蓋廣州屋宇,多有樓臺,中秋之夕,咸豎旗于臺上,飾以燈籠,富家所懸燈籠,或至百數,砌成慶賀中秋等字。年來有用電燈者,高可數丈,家人咸集于臺中,聚飲為樂,而中人之家,豎旗一桿,燈籠兩顆,亦自樂其樂。是夕若登高遠眺,光芒萬丈,不啻琉璃世界也。”

云臺花園賞月

云臺花園賞月

掛燈籠,營造喜慶氛圍,象征團圓意義。“燈”“丁”諧音,故亦隱含“添丁”之意。這與當晚供月的芋頭、田螺含義相合。

賣木魚書與唱木魚

民國時廣州中秋夜,有一種節俗是賣“月光書”,實際是木魚書。木魚書是有一定故事情節的木魚歌唱本,在清末民初十分盛行。主要流行于珠江三角洲一帶,特別為民間婦女喜愛,廣為傳唱。每逢中秋夕,書坊從木魚書中選印部分章節,批發給小販沿街叫賣。
廣州人凡事講意頭,尤其忌諱“輸”,因而中秋夜賣書者呼“月光書”為“月光贏”,以避不吉。
婦孺多爭購“月光贏”,以卜吉兇,此謂“木魚撞卦”。民國《中華全國風俗志·廣東·廣州之中秋節二》對此俗有如下記述:“月光書之俗,四鄉多行之。雖然月光書數字,頗不明了,惟欲解釋月光書之意義,不可不先知粵省之木魚書。木魚書者,粵曲之一種,純用粵語以為彈唱,亦如上海新灘簧之一種也。木魚書之種類極多,如《客途秋恨》《三娘教子》《蒙正祭灶》等類皆是。月光書者,即中秋夜所賣之木魚書也。是夕玉兔初升,賣者咸集于道,高呼‘月光贏’不止。蓋粵人諱言輸,輸與書同音,故然婦孺多爭購,以卜吉兇。如所購者為《客途秋恨》,則有落魄之兆;如所購者為《蒙正祭灶》,則有先難后易之兆。殆粵人無一而不迷信也。”于是販書者多拿意頭好的書去兜售,人們也樂意購買。

廣州中秋的這些舊俗,你見識過嗎? || 馮沛祖

中秋賞月之時,又有請盲人樂師唱木魚之俗。演唱時,不必伴奏,只是用一段刳空了的硬質木頭敲擊作聲,以為節奏。這段木頭,俗稱“木魚“。這種演唱形式稱“唱木魚”或“唱木魚書”。當年情景:“每年慶賞中秋,余家隨俗舉行賞月會。晚七時至半夜,請一盲人樂師來唱木魚,邀請鄰舍戚友來聽……樂師唱木魚時,以右手彈弦琴,以左手扣側板自和。”(梁培熾《香港大學所藏木魚書敘錄與研究》引李紹昌教授的回憶)
傳統木魚書名作有《花箋記》、《背解紅羅》、《二荷花史》等。《二荷花史》當年在珠江三角洲一帶流傳甚廣。唱到中秋,有這幾句:“青春人世原無幾,轉眼娥眉便帶霜。歲久人無千日好,春深花有幾時香。唔信試看天上月,中秋過了就唔光。快活算來該趁早,正唔虧了少年場。”

請籃姑

舊時廣州民間在中秋節前后布簸箕祈請仙姑諸神,求解疑難問題。此俗稱“請籃姑”。客屬地區叫“請菜籃神”,廣州的客家人稱“扛(請)菜籃姐”。
請籃姑是婦女們的游戲。一群婦女聚在一起,預先準備一個小竹籃放在臺上。
請籃姑的儀式由年長者主持,先要請神,燃點香燭,三跪九叩,虔誠禮拜。然后,由一個婦人用手輕撫竹籃,主持者口中喃喃,向天祈禱,不一會兒,那竹籃便微微顫動,接著跳動加速,說明籃姑已經請到。

中秋燒衣拜神

中秋燒衣拜神

這時,若有人問撫籃者:“你是籃姑嗎?”那竹籃便連跳幾下以示作答。約十分鐘后,顫動停止,是為歸位。不過,籃姑也并非一請即到。有時,任憑主持者念啞了嗓子,焚燒再多的香燭,也請她不動。有時,籃子又會長時間不停地跳動。據說,這是誤請來了”屎坑姑”,賴著不走。

這位“屎坑姑”,也有稱作“屎坑三姑”的,是位廁所神。其來歷,相傳是從前有一個大商家,娶了一位美貌女子為妾。該女子排行第三,人稱三姑。富商的大老婆見老公寵愛三姑,不覺醋勁大發,每當丈夫出外,便借故打罵三姑,并罰她去打掃廁所。三姑受不了羞辱,上吊自殺了。死后被上天憐憫,封為“紫姑神”,專管廁所。據說三姑最容易請,但也最難送走。因而過去廣州曾廣泛流傳著一句歇后語:“尿坑姑——易請惡(難)送,”以此來喻指那些死賴著不走的不速之客。
此俗不但廣州有,在廣東某些地區也曾盛行,儀式略有差異。比如,有些地方是這樣“請籃姑”的。
婦女們聚在屋內暗處,不可以隨便任人看。
準備好一個竹籃、一件女人所穿的衣服和一個椰子殼。先把椰子殼裝進竹籃,再把女衣披在竹籃上,這就是籃姑的代身。
游戲時,兩人盤坐地上,各用兩手托住竹籃,前面放一張矮凳,大家齊唱《請籃姑歌》:“請籃姑,請籃娘,你系佛山人氏女,你系省城人氏娘。家婆嚴令吞金死,丈夫嚴令早辭陽。”籃姑來時,那個竹籃(籃姑代身)便會向矮凳不停地叩頭。這時,各人便來請籃姑猜年齡,那籃姑就叩頭作答。譬如20歲便叩20下,18歲便叩18下。或問其它的事情,那籃姑亦如是叩頭作答。
這些舊俗如今大部分已不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