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斷磯頭,故人今在否?舊江山渾是新愁。欲買桂花同載酒,終不似,少年游。"(宋代劉過《唐多令·蘆葉滿汀洲》)不到一個月就是中秋佳節了,我自然而然又想起兒時的中秋月餅,想起那遠去的月餅味。

小時候我常去荔枝灣外婆家,因此熟悉了那一帶的月餅商家"臉孔":十甫路上的蓮香樓、陶陶居(那時名叫"東風樓",1973年才復名)、十甫商店、"中國廣式月餅制作的黃埔軍校"趣香餅家、多寶路上的荔灣糕點廠,當然也有清平路我家附近的故香糖煙酒商店。
這些月餅商家當年有出品且時下仍流行的蓮蓉月等月餅款式自不必說,我只想記錄下以前嘗過或見過而如今已經遠去甚至消失的月餅品名以作紀念:豆蓉月、栗蓉月、椰蓉月、果仁芋蓉月、陳皮豆沙月、椰絲蓮子月、蛋黃鮮椰汁月、奶油椰絲月、火腿月、云腿月、欖仁燒雞月、叉燒臘腸月、瑤柱叉燒月??

舊時月餅舊時情 || 荔人行

順便一提,當年在廣州市面售賣的一種月餅幾乎係冇乜人睺噶(廣州話,意為"沒有人關注問津",引申為"沒有人購買"),那就是"北方月",因為與重油、耐嚼、色香味俱全的廣式月餅相比,"北方月"糠黚黚(廣州話,意為"沒油水、色澤淺黃甚至略帶灰色"),而且食起嚟感覺硬梆梆噶,仲係廣式月餅好食啊!?? ? ? 當年每逢中秋節,我父母單位都會發放月餅給職工,月餅是用白白的或者黃黃的油紙整齊地包裹著的,外加一張代表喜慶的方形紅紙,再用一根繩子系著,繩子一提,穿街過巷都不用擔心月餅會散落。當時單位發的月餅多是五仁、豆蓉、豆沙之類,不比如今的月餅矜貴。畢竟矜持感難敵饑餓感呀,那時往往還未到中秋,月餅就被我們兄弟倆"消滅"得七七八八了。??????? 中秋節那天,我們全家照例都回去荔枝灣我外婆家過節。外婆家當然會準備好月餅等應節食物,因為擅長整糕,外婆還會在節前趕制芋頭糕作為中秋食品,這為當年我們的中秋節增色不少。

舊時月餅舊時情 || 荔人行

至于月餅,外婆家有購備的,也有街坊佳伯贈送的。解放前,佳伯曾在蓮香樓擔任糕點師傅,制作月餅是他的拿手好戲,解放后他仍被蓮香樓留用。每年中秋節前,佳伯都會拿出家中那副制餅架撐一一他珍藏多年的餅印(制作月餅的木質模具)自制月餅,并將做好的一部分月餅贈送給我外婆。
我記得當年他制作的有豆沙月、豆蓉月、冰肉月,還有我叫不出名字的月餅,那時我曾三番四次想拿他的餅印看個究竟,卻總是被他巧妙地"躲避"了,我知道那是他心愛的寶貝,也是他的命根子。
中秋之夜吃過晚飯后,我們都會在外婆家天棚上圍坐在一起,一邊品嘗著各種食物,一邊欣賞著荔枝灣上空那一輪明月,而我最愛吃佳伯做的月餅,因為它有一種無可比擬、無可替代的味道,所以也是我兒時吃過的最好吃的月餅??
美籍臺灣女作家李黎在《品味時節》一文中寫道:"中秋節可以不過,月餅不可不吃。原因無他,為了那份‘味覺記憶’’。我是吃情,不是吃餅。" 于我而言,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舊時月餅舊時情 || 荔人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