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各位的微信群里可能都在瘋轉一條視頻:一位主播在陳述時疑似講了句粗口”好閪緊張。“

當我們再次看回原片求證,發現主播應該是想講“好鬼緊張”。一講快了,或者講歪了就容易讓人誤會。而且當初發酵的視頻,是隔著屏幕錄音,聲音不夠清楚造成誤會也很正常。

無獨有偶,類似的粵語口誤還是不少的:

把“撩”講快;

把“交”講錯了;

▲視頻來源搜狐

把“拉哈“講亂了;

為什么口誤率這么高?和粵語發音和語法規則又有沒有關系呢?我們決定嚴肅地討論一下這個問題。

01

為何容易出現尷尬口誤?

一般來說,粵語常用的粗口有5大字:

廣東靚女主播公然在電視節目爆粗?你確定沒聽錯?

▲來源:從人類學觀點探討香港廣東話粗口

粵語中和這5個字相同發音的字有很多,而且這些字本身不是生僻的發音,日常生活中常常會碰到,所以很容易就造成誤會。

更不要說韻母相同,聲母相似的相近字……那真是成百上千的字詞在等著你的舌頭跳進這個陷阱里。

生活中很多普通話直譯的歌曲、普通話寫作的廣告語,因為發音相似而成為了廣東人民的笑料

例如,海底撈的生日祝福曲“對所有的煩惱說Bye~Bye,對所有的快樂說Hi~ Hi”,在粵語語境里就會聽成罵人的”傻閪閪“;

電影《春嬌救志明》里的歌曲,“余春嬌打救張志明,打救咗佢整個生命”的“打救”,在粵語里是“打鳩”的意思。

還有APP廣告語,都是因為發音相近而造成的曲解。

廣東靚女主播公然在電視節目爆粗?你確定沒聽錯?

▲圖源水印

除了發音相近,粵語粗口的語法結構也助長了這種口誤事件的發生。

一般而言,粗口多用作語氣助詞,填補句子中的空隙,也可做表示程度,或者和“鬼”字互換位置出現。放在形容詞、動詞或名詞前都可以,單獨出現、出現在句首等等都有可能。

廣東靚女主播公然在電視節目爆粗?你確定沒聽錯?

▲圖源網絡

正因為粗口與普通詞匯不同,不受既成的文法限制,幾乎可以隨意穿插在詞語和單字之間哪怕一個詞因為說錯音拆分了,你也覺得合理。

而這種特性也讓認知科學家發現:粗口不是由大腦中的語言控制區域限制的。

一般來說,腦部的語言區域受損,會造成兩種不同失語癥:

1.“Broca’s失語癥”,即“語言運動區”(Broca 區域)受損。這個區域控制協助說話的肌肉,一旦受損就會導致無法流利說話、發音不清。但語言內容是正常的。

2.“Wernicke’s失語癥”,即“語言感覺區”(Wernicke 區域)受損。這個區域負責詮釋語言、理解文法規則以及儲存相關記憶,受損的后果則是讓人無法組織句子、表達時詞不達意。但不會影響人的發音和說話流暢度。

廣東靚女主播公然在電視節目爆粗?你確定沒聽錯?

1843年,認知科學家 Benjamin Bergen發現失語癥的病人,無論是哪種,都能夠講粗口,且是不由自主、不停重復。

他認為粗口是一種自發語言(automatic speech),經由語言表現,但不受語言系統控制——粗口由管理情緒的神經路徑(neural pathway)控制。

當一位病人控制情緒和自主運動的“基底核”受傷,他就無法講粗口。

更有一種極端病癥,妥瑞癥(Tourette Syndrome),病人會瘋狂爆粗,伴隨身體不受控制不停抽搐。

廣東靚女主播公然在電視節目爆粗?你確定沒聽錯?

▲圖源網絡

所以有時候粗口的突然出現,可能是不受理性控制的,是人無意識發出的。

02

粗口到底可不可以講?

粗口被視作“難登大雅之堂“、”低級下流“之物,常講粗口的人也被稱為”粗口爛舌“。這和粗口的組成很有關系。

無論是粵語、普通話還是英文的粗口,都和本民族、本文化體系里最為禁忌的內容相關,比如西方的宗教、我們則是家族。

所以講粗口的本質是咒罵、不敬、打破禁忌、發泄負面情緒以及用作加強語氣。

古人認為在無能為力時詛咒(咒罵)會很有用,因此寄托粗口來詛咒他人,達到宣泄心中的憤恨。

而到了現代,英國基爾大學(Keele University)史提芬斯博士(Richard Stevens)做了個試驗,發現測試者利用粗口發泄時,可以減輕疼痛,有止痛抗壓的效果

同時,粗口也不僅僅表達辱罵的負面內涵,也有用作親昵語義的功能,一定程度上拉近朋友間的關系。只有非常親密的朋友才可能用粗口打招呼。就像好朋友見面時:“丟,好耐冇見喔!”

廣東靚女主播公然在電視節目爆粗?你確定沒聽錯?

▲用于表達類似含義的表情包,圖源網絡

若討論到粗口可不可以講時,個人認為最重要使用時的場合、對象和程度。

在嚴肅典雅的正式場合,甚至有小孩老人的地方,爆粗不能表示你的幽默,只能表示你的“不識時”;而當對方與你關系并不親近、或者對方本就不喜歡,你還硬要講,那就是不尊重對方。

廣東靚女主播公然在電視節目爆粗?你確定沒聽錯?

所以粗口可以講,但不能濫用。

這就像止痛藥、抗生素,用多了就失效反而起反作用。許多語言學家也不贊成濫用粗口,這會助長語言的貧乏,造成語言污染。

粗口更多是一種“粗糙”的語言內容,一個字涵蓋多個意思,方便的同時也是一種簡單粗暴。由于這種特性,習慣講粗口會令人變得懶惰,最后的結果只會是“無法貼切地使用語言表達精準的思想和情感”。

就像表達程度時,“漂亮”可以用“風情萬種”、“裊裊婷婷”、“燕妒鶯慚”、“沉魚落雁”、“儀態萬方”、“我見猶憐”等等。但你習慣了“好X好睇”之后,以上的詞語就被棄之腦后了。

03

粗口爭議不止,生存不息

正因為粗口是一種具有爭議的語言內容,大眾為了平衡“想用來表達自己情感,但無法公開講”的矛盾,創造了許多“委婉詞”,利用中英文諧音借詞、改變歇后語的聯想詞等等。

例如,平時常聽到的:

士多啤梨蘋果橙、香蕉你個Bannana,即詛咒死全家

多嚿魚,即”多鳩余”

大檸樂,即“大撚鑊“

小喇叭,即“屌那媽”

粉腸,即“撚樣”

硬膠、硬膠膠,即“憨鳩”

荷蘭皇帝,即“”(Holland king)

Delay no more,即“屌你老母”

……

還有很多新式的、由新一代年輕人創作出來的“委婉詞”,在網絡世界上以各種形式呈現。

廣東靚女主播公然在電視節目爆粗?你確定沒聽錯?

▲90/00后最愛用的表情包圖源水印

所以粗口、臟話會不會隨著時代的發展而逐漸消亡?答案是不會,而且難以從一種語言中完全根除。

即使是嚴肅文學作品、影視作品,甚至是登上大雅之堂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作品,莫言的代表作《紅高粱》、《蛙》、《豐臀肥乳》都含有不少的臟話。有些詞語甚至蛻變成一種潮流、某種文化的代表。

雖然它被忽視,但畢竟是語言文化中客觀存在的一部分,是人類在宣泄情感時語言上的表現形式,無論如何都會一直存在。

最后,本文完全沒有鼓勵講粗口、想要教壞小孩亦沒有強迫各位非要講或者非要不講的意思,僅作學術探討(求生欲極強,保命)

參考文獻:

【1】從人類學觀點探討香港廣東話粗口 . 袁立宜

【2】粵語臟話 . 維基百科

【3】點解講粗口?淺論這個城市的粗口 . 林兆榮

【4】粗口的起源 . 恭鷹湘

【5】廣東話粗口研究

各位自己人,

你們覺得粗口該不該存在?

歡迎各位在評論區發表自己的意見~